您的位置:首頁 > 以案說法 >
男子因工傷死亡引發繼承權爭議 這筆死亡賠償款該誰得?
www.9426560.live 】 【 2019-01-17 14:14:33 】 【 來源:內江新聞網 】
  2017年6月11日,隆昌男子陳某某因工傷死亡,獲得各項賠償款85萬元。

  然而,死者父母先亡,膝下無子,誰有權繼承這筆賠償款成了問題。死者的兄弟姐妹與死者的家屬為此鬧上法庭。

  日前,該案經內江兩級法院審理,最終有了結果。

  男子因工傷死亡引發繼承權爭議

  2017年6月11日,周某某之夫陳某某因工傷死亡。三天后,獲得各項賠償款85萬元。除去喪事費用外,剩余50萬元一直由村干部周某高與陳某高保管。而就是這筆錢,卻因繼承權引發了糾紛。

  原來,周某某在沒有與陳某某辦理離婚手續的前提下,于2009年在江蘇省溧陽市與他人辦理了結婚登記,后在2017年10月16日,她又辦理了離婚登記。

  而在更早之前,從2003年開始,陳某某便與一名譚姓女子同居生活,他們也一直未辦理結婚登記。譚某的三個兒子,也一直與陳某某生活在一起。在許多人眼里,他們儼然就是一個重新組合的家庭。

  在庭審中,周某某也承認,自己一直知曉譚某與陳某某同居一事,因自己與陳某某分開生活的事實所以未作干預,她曾向陳某某提出離婚,但陳某某不同意。

  經婚姻注冊的妻子又與他人結了婚,而與自己一起生活長達10多年的女子在法律上卻是“有實無名”。父母先亡,膝下無子的陳某某還有三個兄弟姐妹。這道復雜的人倫關系,在陳某某工亡后演變成了一道“法考題”。

  周某某向一審法院提起訴訟,要求判決周某高與陳某高將其代為保管的50萬元賠償款返還給自己。得知周某某起訴后,工亡人陳某某的三個兄弟姐妹認為自己享有這筆賠償款的繼承權,遂以本案第三人的身份參加訴訟,并請求法院確認他們才是這筆工亡賠償款的享有人,周某某的訴訟請求應予駁回。究竟誰該享有陳某某工亡獲得的這筆賠償款?

  一審法院認為,周某某系死者陳某某生前的配偶,在陳某某父母先亡,膝下無子的情況下,是陳某某工亡賠償款項和保險金的唯一權利人。陳某某的兄弟姐妹三人,在第一順序繼承人存在的前提下,其三人以及譚某不是賠償權利人。故一審法院對周某某請求周某高與陳某高返還其保管的賠償款50萬元的主張,依法予以支持。對本案中第三人提出的訴請,依法不予支持。一審法院遂判決周某高與陳某高將其保管的陳某某工亡賠償款返還給周某某。

  陳某某的三個兄弟姐妹不服一審判決,向內江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

  死者生前婚姻狀況導致分割難

  該案從隆昌市人民法院一直打到了內江市中級人民法院。訴訟的參與人涉及周某某、譚某的三個兒子以及陳某某的三個兄弟姐妹。多方訴爭的目的都只有一個,請求法院確認自己享有這筆賠償款的繼承權。

  周某某提出自己是陳某某的合法妻子,應享有繼承權;陳某某的兄弟姐妹則反對稱,周某某具有重婚行為,違背公序良俗,其行為構成了對陳某某的不忠和遺棄,依法不應當享有繼承權和受益權。

  在一審時,譚某的三個兒子與周某某原本同為原告,共同起訴要求周某高與陳某高將代為保管的這筆賠償款支付給自己。但在法院一審審理期間,譚某和她的三個兒子與周某某簽署了《陳某某死亡賠償款分割協議書》及補充協議后,譚某三子選擇了撤訴。

  這兩份協議的主要內容為:陳某某因工死亡獲得的前期賠償85萬元,扣除安葬及理賠費用35萬元,剩余50萬元在周某高與陳某高處保管,其中,周某某分得8萬元,其余42萬元由譚某及其三子分得。尚未領取的30萬元死亡保險賠償款,待實際領取后由5人各分得6萬元。在上述情況下,譚某三子放棄了對周某高和陳某高保管的50萬元賠償款訴訟參與的權利。通俗地說,周某某在一定程度上承載起譚某及其三子的訴訟利益,官司贏了,他們雙方按協議分割財產即可。

  法院確認賠償款歸屬

  在法院審理的過程中,陳某某的兄弟姐妹向法庭提供了公安機關2015年制發的陳某某戶口本,戶口本上明確記載陳某某系未婚,公安機關出具的《居民死亡戶籍注銷證明》也記載陳某某系未婚,擬證明周某某與陳某某雖曾有過戀愛關系,但卻并沒有結婚。

  在二審中,陳某某的兄弟姐妹又向法院提交了新證據:這是一份周某某婚姻關系證明,擬證明周某某在江蘇與他人具有婚姻關系,與陳某某沒有繼承與被繼承的關系。

  訴訟中,周某某也曾向法院提交了她在隆昌市檔案館調取的《結婚申請登記書》和《婚姻狀況證明》,擬證明她與陳某某的夫妻關系。

  那么,究竟何方有權向周某高和陳某高主張案涉款項?

  二審法院審理認為,周某某在一審中舉出的調取自隆昌市檔案館的《結婚申請登記書》和《婚姻狀況證明》,足以證明周某某與陳某某的夫妻關系。

  法院指出,雖公安機關制發的陳某某戶口本和《居民死亡戶籍注銷證明》中記載陳某某未婚,但公安機關并非婚姻登記的有權機關,該證據不足以推翻前述《結婚申請登記書》和《婚姻狀況證明》。因此,周某某與陳某某系合法夫妻,周某某是陳某某的第一順序繼承人。

  法院還指出,陳某某因工死亡由用工單位賠付的工亡賠償款不屬于陳某某的遺產,但在分配方式上仍應參照遺產的分配方式進行處理,因此,在陳某某的第一順序繼承人存在的前提下,其他順序繼承人無權主張該筆款項。

  同時,就陳某某的兄弟姐妹提出周某某與他人另行登記結婚,已構成重婚罪,喪失了陳某某的繼承人資格,其行為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法》第七條第三項的“遺棄被繼承人”情形,應喪失繼承權的說法。二審法院認為,重婚案原則上屬于刑事自訴案件,應由被害人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刑事自訴或向公安機關報案,是否行使該項權利由被害人決定,但即使周某某構成重婚罪,也只能使得其與他人的在后婚姻無效,并不能影響周某某與陳某某的在先婚姻效力,對周某某作為陳某某第一順序繼承人的身份亦不產生影響。其次,周某某的行為不構成《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法》第七條第三項的“遺棄被繼承人”情形。此處的“遺棄”應指繼承人單方面對不具有生活來源,需要繼承人贍養、扶養、撫養的被繼承人的拋棄行為,而結合本案事實,陳某某與周某某分開生活時并不具有上述情形,陳某某在去世前仍在外務工,具有勞動能力,有一定的生活來源,不能將兩人分開生活視為周某某對陳某某的遺棄。綜上,周某某沒有喪失對陳某某的第一順序繼承人資格,其是唯一有權主張案涉款項的權利人。

  特別值得指出的是,譚某與陳某某雖未辦理結婚登記,但譚某及其三子與陳某某共同生活10余年是不爭的事實,三子在與周某某達成協議后自愿退出本案訴訟,系其對權利的自行處分。該協議中,周某某承諾在50萬元中分得8萬元(不含未獲得的保險賠償款),應系周某某與譚某及其三子之間充分考慮并尊重了各方與陳某某生前長達10余年的客觀實際關系所作出的一致意見,故二審法院對各方的意思自治同樣予以尊重。

  綜上所述,陳某某兄弟姐妹的上訴請求不能成立,應予駁回;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應予維持。為此,二審法院依法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編輯:本站編輯

內江長安網簡介 | 版權聲明 | 投稿須知 | 聯系電話:(0832)2274136 |

蜀ICP備18021300號-1 內江長安網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 違者必究

地址:四川省內江市東興區西林大道490號 郵編:641100

博牛宝沪深策略